n25tx精品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-第883章 自古多情空餘恨推薦-e32gx

貞觀俗人
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
船行西道江上,随波逐流。
大河涛涛,水浑且红,自秦琅几次称此河为红河后,倒也让这个名字迅速传播开来。
红河上很热闹,如今成了交滇之间最繁忙的交通动脉,通海都督府立足稳固后,河上船只络绎不绝。
沿岸也新增了许多热闹的码头市集。
隔段距离便能看到一座崭新的城堡或是碉楼、烽墩、灯塔,这是沿红河航线设立的,专为保障这条交通动脉,每一座军堡、碉楼边,也将成为一个新的移民点。
顺江而下,船很平稳,秦琅坐的是水师的大船,船上并不颠簸,船上的早餐也很丰富,总少不了红河里捕钓上来的鲜鱼。
阿姹在甲板上练枪。
那天的汉式衣裙早已换掉,重又穿上了乌蛮的服饰,这衣衫没有汉式的华丽,但很修身。
一杆白蜡杆红缨大枪在她的手里舞的翩若游龙。
秦琅现在都已经有点习惯了她的存在,一开始她只是搭乘了一条小船,后来航程有些无聊,秦琅便也叫她来船上聊天,本只是想看能不能看破点她们夫妻的虚实目的,没成想,聊多了几次,倒发现这女子确实也挺不容易。
她曾经视爨归王为天,如今天崩了。
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她喜欢舞枪练箭,也喜欢喝酒,酒量而且很好,只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她,一旦喝酒后,嘴也就絮叨起来。
我的野蛮老祖 双刀彩虹
她会说起曾经的一些往事。
比如乌蛮各部的关系,乌蒙部落里的生活,她小时候,正是前隋进入滇地,爨氏内乱,乌蛮诸部夹在中间动荡之机,各部经常往来掠夺征战,他父亲是部落里勇敢的战士,而她母亲是远近闻名的美人。
“我母亲是个仁慈的女人,寨里所有人都说她跟菩萨一样,家里下人仆妇们犯了事,我母亲也从不大声责怪她们,而若有人病了,母亲也会帮忙请医抓药,对了,我母亲还是个有名的巫医,懂许多药方草药,能治许多疾病。她对来求医问疹的人从来没拒绝过,有钱没钱都治,没钱的就欠着,但是欠下的医药费,多数是还不上的,她也从来没有追讨过。”
说到这,她眼中有泪。
“这么菩萨般的人应当长命百岁才对,可是后来居住在我们乌蒙部下游的阿旁部,这个我们部落手下屡次败将,却在我父亲接受爨氏征召领部落勇士出征之际,无耻的偷袭了我们部落,他们破了我们好几个寨子,攻破其中一个寨子时,我母亲当时正好在那寨中替一位寨民看病······”
阿姹吐着酒气,醉眼迷离。
“我母亲多么仁慈的一个人,却碰上了一群无耻的畜生······”
秦琅给她递了块手绢。
“我那时还小,但也明白一个道理,战争不会放过女人,所以我开始央我父亲教我习武,在我十三岁那年,我便正式随我父亲参加了对阿旁战的突袭,在一个雨夜,我们摸到他们的大寨,疯狂的杀了一夜,那一夜,我杀了三个人······”
秦琅平静的道,“失了秩序便会混乱,最后受苦的还是底层的人,大唐这次就是要在这片土地重新建立起秩序,结束这样混乱的局面。”
阿姹摇了摇头,“当年隋人也是这样说的,结果却是让滇地越发动荡,混乱了几十年。你们总是说的好听,可你们就不能呆在自己的中原,为何非要来南中呢?”
“我们不来,你们也并不安稳,百蛮并立,也就意味着争斗不断,你们缺少一个足够威慑各部,让大家都能老实安静坐下来的力量,而大唐就是这个力量。”
阿姹却有些激动,“谎言,都是谎言,你们不过是为了地盘,为了土地人口为了财富!”
砰的一声。
阿姹将酒碗拍在桌上,已经有几分醉意了。
“我十三岁开始杀人,杀到现在三十一岁,这些年,我杀过的人早过百了,确切的说是一百零八个。”说着,她从腰上解下一条织带,上面绣着一条条杠,针脚很一般。
“我每杀一个人,事后都会绣在这上面。”
秦琅笑笑。
“你我皆非良善之辈啊,你过了百人斩,其实我也差不多吧,当然非我直接杀死的更多,我打过突厥,征过党项,攻过吐谷浑,还袭过高句丽,也征过流求岛番,在岭南打山蛮、溪垌僚,讨句町僚破和蛮,前前后后大小百余战,死在我兵下的敌人早过十万了,被破家亡族俘虏为奴的都有几十万·····”
阿姹盯着秦琅,良久,才吐出一口酒气,“你表面看起来跟个书生一样,想不到才是真正的狠辣之人。”
“慈不掌兵,统兵为将者,掌杀伐之道,有些事总得有人做,我统领的是大唐之兵,守护的是天唐大汉。”
“论杀人,你更厉害。”
秦琅却摇摇头,“我虽然杀人不少,但我杀人也是为救人,征突厥、平党项,破吐谷浑,袭高句丽,征汉求番,讨句町蛮,这些都是以战止戈,结束一地之动荡,重建新秩序,再开太平,避免了更多的混乱与杀戮。”
“每个杀人的人都这样说,可有几个能做到?你们男人其实更多的是享受杀戮带来的快感,与征服的权力吧?”
“不,我其实祈盼天下太平,宁为太平犬,不为乱世人。”
“说的好听,你真能让我们这些女人也都放下刀枪,不用双手沾染鲜血吗?你知道我刚开始杀人后,好几年都不曾睡过一个好觉,总觉得那些刀下鬼一直在纠缠我。”
“我是部落里尊敬的女战士,是完成百人斩的勇士,可我却只想学好烹饪和女红,能让我的刺绣纺织更熟练漂亮一些,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我的孩子们,能够多照顾下丈夫,而不是披上铠甲,骑上战马,拿着刀枪去砍杀别人的性命。”
秦琅望着她,“从现在起,你都可以放下刀枪了,你一辈子都不用再杀人,我可以送你去长安,安排你儿子进国子监读书,你可以在长安那座百万人的大都市里,安心的教儿子读书,享受大唐盛世,远离那让你做恶梦的一切!”
“要享受这些,我需要付出什么?”阿姹问秦琅,“我不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,我杀过一百零八个人,所以我很清楚这个世界很残酷也很公平,有得到总得有付出,没有凭白无故的好处的。”
魔法圣光都不会 零和一的世界
老 納
“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?”
秦琅看着她,“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,那我希望得到你和你娘家乌蒙部落的友好和尊敬,另外,在杞麓湖这段时间,你替我护卫照顾公主很用心,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点感谢吧,这个答案可满意?”
阿姹望着秦琅,似乎想看透这个男人一表正经下的真面目,她不信这冠冕堂皇的话。
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她曾以为爨归王是个好男人,事实证明,也不过是个臭男人。
“我知道你答应帮林邑公主复国这事。”
“我也听说过你当初南下时与阿侬的故事。”
“还有谅山杨氏,还有你征吐谷浑时曾经收了吐谷浑公主和名王的双胞胎女儿·····所以有条件就直接条,不用跟我摭掩,我是个痛快人,不喜欢拐弯抹角。我自认为还有点姿色,虽然杀过许多人,身上也有些伤疤,还有刺青,但你的妾侍里当还没有我这样的蛮族女战士吧?”
“阿姹,你醉了!”
“人醉心没醉。”
“如果夫人非要这么想,那么我说乌蒙部够吗?”
“你们男人总不会够的,我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,不就是那么点事吗?女人天生是弱者,可也有天生的优势,这些年我打过许多仗,见过太多兵败的寨子,那些女人们的下场了,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,生过孩子没生过孩子的,只要年轻的,便也属于一种有价的货物,或许会被发卖为奴,或被分赏给战士,这些女人很悲哀,会跟货物和牲口一样被转卖、交易,最终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继续生活,再给他生下孩子,若是不幸,可能下一次战事中又被俘,再转卖给另一个陌生人,开启又一段生活······”
“我们蛮族的女子,没有你们汉人的那种什么贞洁观念,就算换个男人,也一样还要生活下去。男人、儿子,就是我们女人的全部,我们没有部落,男人儿子是哪个部落的,我们就是哪个部落的······”
“男人们征服部落,征服女人,我们却一个接一个的生儿子,看着他们长大再去征服部落······”
“你恨爨归王吗?”
阿姹想了想,摇头。
“不恨,但也不再爱了。”
从此不再是爱人,而只是陌路人。
神王潭 心中仍有梦
“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就在现在,把好事成了吧,省的总记挂着。”阿姹道。
秦琅摇头笑笑,对方这般赶着投怀送抱,越发让他多几分提防,虽然她那酒后之言听多了,越发觉得这女人有些可怜,想让人怜惜,可越如此,越让秦琅不敢头脑发热。
“你不是一般女人,我也不是一般男人,你虽不再是爨归王的妻子,但也依然还是乌蒙部族长的女儿,我秦琅虽好色,却也非仗势欺人之辈,阿姹你也不要再多想了,既然离开了滇地,就干脆安心的欣赏下沿路风景,等到了交州我就安排你坐上去长安的船。”
阿姹有些意外。
很少有男人能这样拒绝一个女人。
“看来卫公真的是嫌弃我了,算了,我也不强人所难,不过我一被休掉的蛮女,如今孤身一人,还得要卫公蛮妾的身份护身,卫公不介意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