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w2yn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-第388章 敗在了一坨翔上閲讀-m928t

柯學驗屍官
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
长发男总算回过神来了。
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个大错,然后才慌忙改口补救道:
“我、我今天去过后山。”
“对,早上刚爬完山,才回来吃午饭睡觉来着。”
“要是山上留下什么和我有关的东西,可也没办法证明我杀人啊!”
“呵呵。”林新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:“这里有这么多警察作见证,我们的谈话也是有录音的。”
“现在才想改口,未免有些晚了。”
“你越是这样反复无常地改变证词,这供述在法庭上就对你越不利。”
“所以,冈田先生…省省吧。”
“我…”长发男一时语塞,脸色也难看了许多。
林新一看得没错,他早就开始慌了。
从现场逃回家还没多久就被人堵在门口,他又怎么能不慌呢?
無限 恐怖 小說
不管他有多谨慎,给他用来处理证据的时间都太短了。
留下鞋印的鞋子、沾到鲜血的衣服、有他指纹的手枪,他能想到的、能来得及处理的,也就只有这几样最为重要的物证。
万一还有什么他没想到的地方呢?
长发男很紧张。
尤其是在林新一表明身份,让他知道这个“小白脸”,就是警视厅那个无案不破的王牌管理官后。
他的气势弱了许多,林新一不知不觉地占据了主动:
“我先不说有什么证据,只说说这案件发生的过程。”
“首先,从沿途淌下的血迹可以判断,当时那名死者、也就是那个西瓜头瘦子,已经因为枪伤而流失了大量鲜血,身体变得虚弱了许多。”
“你可能就是看到了他苍白的脸色,所以才更坚定了杀人的信心。”
在长发男那愈发紧张的目光中,林新一开始还原现场:
“你悄然靠近到他身旁,一把揪住他那只尚且完好的,当时正握着手枪的手,把它往一旁的树干上撞。”
“因为你的力气很大,所以这一撞就把死者的手腕撞得出血淤肿。”
“他吃痛之下无力握枪,于是那把枪就掉落在那棵树下。”
“而在他的手背上,也留下了他手背和粗糙树皮剧烈碰撞时蹭到的木屑和灰尘。”
“……”长发男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。
因为林新一说的这些内容,跟他当时做的分毫不差:
“在把枪从对方手中砸落之后,你顺势把他抵在那棵树的树干上,用双手扼住了他的喉咙,想要用最大的力气,以最快的速度,把他活活掐死。”
“所以死者的后背上,才会也站着那么多从树皮上蹭下来的木屑。”
“但你没想到的是,死者当时虽然虚弱,但还是有一股狠劲。”
“他猛地爆发出一股力量,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的爆发…”
“但还是成功地挣脱…不,也算不上挣脱。”
“应该说,他把你推倒了。”
林新一回忆起,那棵大树下方不远处的,出现大面积倒伏情况的草地。
一开始他还以为,这是死者被凶手以骑乘位压倒在地上,扼喉行凶时留下的痕迹。
但后来,他发现那血衣的胸口正中部位有一个血手印。
最重要的是,死者在窒息濒死状态下,大小便失禁排出的那些排泄物。
这些排泄物的分布位置不正常。
死者穿的是比较宽松的四角裤,不会对排泄物的运动造成太大阻碍。
如果他是以站立位,站着被人抵在树上掐死的…
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这些排泄物应该只会在重力的作用下,从裆部沿着裤管向下坠落。
如果他是以仰卧位,躺着被人压在地上掐死的…
这些排泄物从肛门出来之后,应该会在死者濒死的挣扎中,被他自己的屁股压得稀烂、四溢而出。
以至于连臀部上方的腰骶部都会沾到。
但死者却两种情况都不是。
他的排泄物从内裤后裆出来,竟然会溢到内裤前裆。
屎拉到了内裤前面。
这说明什么?
说明死者濒死的时候,他的体位应该是屁股朝天,颜面朝下的。
换言之,他才是骑在别人身上的那个。
凶手反而是被压在下面的。
“当时,死者本来是被你压在树干上。”
“但他在那一瞬间爆发出了力量,用手在你胸前一推,让你的身体向后倾斜。”
“你失去了身体重心,身体在向后倒。”
“但你仍然没有松开扼住死者喉咙的手,反而是在自己倒地的过程中,顺势把死者的身体也给带倒。”
“就这样…”
“你躺在了地上,而死者却顺势压在了你身上。”
“而这时他在爆发之后已经没有多大力气,虽然压在你身上,却还是无法阻止你的扼喉。”
“他只是在无意识的挣扎中揪住了你的衣服,做着微不足道的抵抗。”
“很快,他就在窒息中彻底地失去了抵抗之力,死在了你的手中。”
林新一说完了自己还原出的整个案发过程。
那长发男已经听得如坐针毡、如芒刺背,浑身都在微微发抖:
一模一样…
就像他杀人时,对方就在旁边看着一样。
这种具体到每一个动作的还原,不禁让人觉得恐怖。
长发男愈发心虚害怕,但表面上还是强撑着反怼道:
“你、你在这编什么故事呢?”
“我还是那句话…想证明我杀人,就拿出证据来啊!”
“这就给你证据!”
林新一站起身来,显露出一种势在必得的气势:
“忘了我刚刚说的吗?”
“在你杀人的时候,倒在地上的那个人,其实是你!”
“就算死者没能给你造成伤害,没能从你身上留下证据。”
“但你的身体和地面亲密接触,真的就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?”
“想想吧…”
“当时那块草地旁,还长着什么植物?”
“你的脑袋被压在地面上的时候,有没有觉得扎得慌?”
长发男没敢回答,只是心虚地顺着林新一的提醒,默默地回忆了一下:
当时忙着掐自己小弟脖子,还没顾着细细体味。
现在回过头想想…当时自己的脖子被压在地上,后颈好像还真觉得有些扎得慌。
扎到他的是什么?
“可能是苍耳的种子。”
林新一给出了答案:
“那草地旁长着一簇苍耳,地上掉着很多苍耳的种子。”
“而苍耳的种子是有刺的。”
“我已经派人去现场进行勘察工作了。”
“如果你倒在地上,皮肤被苍耳子的刺扎到。”
“那你猜一猜,从现场地面采集到的苍耳子的刺上,能不能鉴定出你的DNA?”
“……”长发男说不出话了。
如果现场地面的苍耳子上真能找到他留下的DNA,那他再怎么狡辩都没用了。
这将会一个铁证!
该死…这家伙怎么能从那死人拉的屎里,把他当时被压在地上的情况都还原出来?!
长发男越想越绝望。
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败在一泡屎上。
“不…随便你怎么说吧!”
抱着一丝侥幸心理,长发男仍旧在硬着头皮负隅顽抗:
“反正我没杀人。”
“如果你真能从那什么苍耳子上鉴定出我的DNA,那就鉴定吧!”
他在赌,赌自己当时压到的不是什么有刺的苍耳子,只是树枝、草根什么的。
或者赌自己就算被苍耳子的刺扎到了,上面也鉴定不出他的DNA。
总之,不能急着认罪。
看看警察的底牌再说。
“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“好,那就让我们等这个DNA的鉴定结果。”
“不过…”林新一微微一顿,说出了让长发男更为绝望的话:
“除了你可能留在现场的DNA以外,你就真的那么确定,自己没从现场带走什么吗?”
“额?”长发男不明所以。
而林新一却是走到他身后,看了看他那一头披落在肩的长发:
“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告诉我们,凡物体与物体之间发生接触后会存在物质的转移。”
“这种转移是相互的。”
“你的DNA有可能留在现场。”
“现场的东西也有可能被你带在身上。”
“比如说…苍耳子。”
苍耳子浑身都是刺。
而苍耳的繁殖途径,就是利用种子身上的刺,让路过的动物沾到身上,并把它带到其他地方。
于是,林新一试着去撩了撩这个长发男的长发:
“看吧——”
他从那堆乱糟糟的发丝里,撩出了一颗略显枯黄的苍耳子:
“这就是你从现场带走的东西。”
“当时你躺在地上,头发和地上的苍耳子缠在一起,就把这颗苍耳子给带走了。”
看到这颗藏在自己头发里的种子,长发男的眼睛马上就给瞪大了:
他自己都没感觉到,身上竟然沾到了这种东西!
该死…早知道留个光头了…长头发害人啊!
长发男一阵后悔莫及。
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:
“不对…这、这就是一颗苍耳子而已,能说明什么问题?”
“苍耳这种东西我家门口就有,被我沾到身上,难道很奇怪吗?”
“这怎么就能证明我到过现场呢?”
“蠢货。”
林新一冷冷地浇灭了他心中最后的希望:
“就跟人类一样,在自然条件下,每一株植物的DNA也都是不一样的。”
“只要把你身上的这颗苍耳子和现场生长的那簇苍耳做DNA对比,就能知道,你到底是从哪沾到的这颗种子!”
“还、还能这样?!”
长发男彻底傻了:
还有这种破案方法?
植物也能做DNA鉴定?
“当然可以。”
林新一信心十足地回答道。
虽然和已经在刑侦领域运用多年的人类DNA鉴定技术相比,想把植物DNA运用在刑侦上,技术难度相对较大。
而作为一个生物学外行,他也根本不知道,在现在这个年代,相关的鉴定技术有没有成熟。
但林新一就是有这样的信心:
“技术不成熟没关系…”
“等我发完论文,自然就成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