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lxgs精华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-第760章 赤井秀一:走了,走了讀書-piwtp

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“喂喂!”毛利小五郎不满。
毛利兰挂断电话,回头幽幽瞥自家老爸,“快把胡子刮一刮,把领带整理好!”
“是、是……”毛利小五郎一汗,下意识地动手整理领带。
小兰这目光太吓人了……
唉,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长辈架子的父亲和老师了吧……
有个战力爆炸的女儿,还有个战力爆炸的徒弟,真是让人头疼……
柯南没有留意毛利小五郎委屈的心情,僵在沙发靠背上。
程序师失踪?难道会是那个组织的人?!
脑海里,又浮现琴酒和伏特加的身影。
半个小时后,三个男人到了毛利侦探事务所,说了情况。
他们都是游戏公司的产品经理,要寻找电脑制图很厉害、曾经出现在多部电影视觉效果制作名单中的程序设计师,板仓卓。
呆萌配腹黑:欢喜小冤家
板仓卓分别答应了三人,会帮忙制作围棋、西洋棋、将棋游戏,但板仓卓收了定金之后一直拖拖拉拉,到最近就完全找不到踪影了,只在一周前从网上寄给他们一段视频,在视频里说自己心脏越来越不好、做三个程序太辛苦……总之,又是一段拖延的话。
三个人觉得自己被板仓卓骗了,想让毛利小五郎帮忙把人找出来,当面问问板仓卓。
“既然是名人,会不会是被人绑架了?”毛利小五郎问道。
胖胖的男人一汗,“不会吧……”
“不,如果是那个男人,就有可能哦……”另一个人倒是想起了一件事,“两年前,我去板仓工作室的时候,曾经看到了一个男人,一个唇上留着一撮胡子、说着关西腔的可疑大汉。”
柯南神色凝重地沉默着。
胡子、关西腔、大汉?
该不会是……
“毛利先生,您应该也见过他吧?”那人又道,“那个男人曾经也来参加过满天堂的新作发布会。”
其他两个委托人倒是想起来了。
“啊,你是说那个看起来很可怕的男人啊……”
“我也记得,是个浑身穿得乌漆麻黑、看起来很恐怖的高大男人。”
果然是龙舌兰!
柯南的脸色顿时变了,连声追问,“请问,那个男人说了什么?就是你在板仓先生工作室见到他的时候,他跟板仓先生有没有说过什么话?”
“我、我不知道,”男人被柯南提高的嗓门吓了一跳,不明白这个小孩子怎么突然这么激动,回忆着道,“当时我到工作室的时候,那个男人刚好要走,好像说了一句‘你已经没用了’之类的话吧。”
“柯南,”毛利兰担忧抱起柯南,“你怎么啦?”
柯南没吭声,目光渐渐变得坚定。
看来这三个人也不了解多少,那么,就先找到那位失踪的板仓先生,亲自去问问本人!
毛利小五郎开始给一个个酒店前台打电话,套出了板仓卓住在新米花饭店的2004号房,立刻带着三个委托人、死皮赖脸跟去的柯南、要带孩子的毛利兰一起赶过去。
只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,板仓卓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……
看起来,板仓卓像是心脏病突发死亡,但柯南一眼就看出这是有人杀死板仓卓后伪装成发病的样子,懊恼跪坐在尸体前,脑海里再次回放琴酒和伏特加嚣张的身影,暗自咬牙。
明明只差一点就能得到那个组织的消息了,结果还是断了线索!
一转头,柯南突然看到板仓卓的包里,有一张贴了‘日记’标签的磁盘。
……
与此同时,黑色保时捷356A驶离东京。
被死神小学生一天连续怀念了三次的琴酒刚想点烟,又突然收了起来,还关上了车窗。
换到副驾驶座的池非迟侧目。
“有点不舒服。”琴酒道。
池非迟把副驾驶座的车窗也关上了一些,“别感冒了。”
琴酒可是组织的牌面,要是感冒了,感觉整个组织的形象会有点崩的。
琴酒:“……”
拉克居然没趁机怼他,还说这种关心的话,这是哪根筋又搭错了?
车子一路往名古屋的方向开,路上,池非迟换琴酒开了会儿车。
时间在路程中飞逝,天色彻底暗下来的时候,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雪花。
而在东京,折腾了一下午,柯南总算把杀害板仓卓的凶手找了出来,利用麻醉针放倒毛利小五郎、完成推理后,还顺了板仓卓贴有‘日记’标签的磁盘,跟毛利兰走在街上,心满意足。
这次总算有进展了。
现在他口袋里的这张磁盘上,很可能就有那个组织的线索,接下来只要借用阿笠博士的电脑,查看磁盘里的内容……
“喂,柯南,我问你哦……”
走在旁边的毛利兰突然停下脚步,仰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轻声道,“人是不是会变呢?分开以后要维持不变的心,真的很辛苦,只有我一个人呆呆地等着……”
柯南一愣,仰头笑着,“放心啦,新一哥哥是绝对不会变的,一定永远是小兰姐姐想的那个样子!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
“要是柯南你是新一的话,那就好了,”毛利兰看着柯南,随即又失笑擦掉眼角流出的眼泪,“真是的,我真傻,到底在说些什么啊。”
柯南看着毛利兰,死死压下想说出真相的冲动。
现在还不行,在那些家伙被消灭之前……
永恆 劍 主
两人前方,路边的电话亭里,赤井秀一叼着烟走出来,抬眼看到毛利兰,停下脚步,“你又在哭了……”
柯南看到赤井秀一后,目光顿时一变。
这个人是……
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赤井秀一依旧盯着毛利兰,“你怎么总是在哭啊。”
“咦?”毛利兰有点懵,擦了眼泪,“不行吗?”
“不,我只是想起一个和你很像的女人,”赤井秀一回神,往前走着,越过毛利兰身边,“表面装得冷静,却在背地里哭泣,简直就是个傻女人……”
毛利兰愣了愣,突然没忍住笑了,“噗!”
正绷紧神经盯着赤井秀一路过的柯南:“???”
小兰为什么笑?
赤井秀一茫然了一下,疑惑回头:“???”
明明这么悲伤的雪天,为什么要笑?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他说了什么很好笑的话吗?
“抱歉,抱歉,”毛利兰也发现现在笑不合适,忙道了歉,又对柯南解释,“我是突然想起非迟哥说过的话,他说,有的女人像八戒,一个人时候不哭,自己想怎么解决问题,出了事该找大师兄就去找大师兄,咋咋呼呼,等事情过去了、遇到让他内心安定的人就有一肚子委屈想说,越说越伤心,越哭越厉害,第二种呢,像唐三藏一样,心里难过就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哭,自己越想越伤心越哭越厉害,发泄完擦干眼泪,还假装自己没哭过。”
赤井秀一:“……”
又是那个破坏节奏的家伙啊……
说的还挺有道理,人该不会在附近吧?走了走了。
柯南呆呆看着赤井秀一扭头就走,默默感慨池非迟说得好像是那么回事,那小兰应该就是唐三藏型的女孩子吧……等等,等等,这个好像不是重点……
“重点是,他还补充了一句,女人就是喜欢哭。”毛利兰突然有点气恼。
“呃……”
柯南很想说‘好像是’,不过看着毛利兰似乎不太赞同……
不,不对,重点又偏了!
“小兰姐姐,你认识刚才那个人吗?”
重点,关键,都给他兜回来!
“啊……”毛利兰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已经看不到赤井秀一的身影了,跟柯南说起一年前在纽约遇到银发杀人魔时见过赤井秀一,“我想他应该不是什么坏人,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伴,背上的衣服有‘FBI’的字样……”
柯南回头看着街道,似乎刚才出现的那个男人只是幻觉,不过,那个银发杀人魔很明显是被人杀了,如果有FBI在附近的话,不可能没发现疑点,但事后银发杀人魔的事也没有重新调查,再加上,外国人詹姆斯被绑架那一次,灰原看到赤井秀一开车路过的表情很不对劲,像是看到那个组织的人……
对,他就是怀疑这家伙不一定是FBI,或者说,不单是FBI,还跟那个组织有联系。
“好啦,柯南,”毛利兰哭过发泄一通后,精神好了一些,“我们回去吧!”
“哦,好的!”柯南乖巧应声。
先不管赤井秀一的事,还是赶紧看看板仓卓的日记,找出那些黑衣人的线索!
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,毛利兰去厨房做饭,刚打算问问柯南想吃什么,探头发现桌上留了一张纸条,写了要去阿笠博士家打电话,不由无语,“怎么又跑去打电玩啊……真是的,小孩子就是这样!”
柯南完全没有吃饭的心情,怀揣期待,一路飞奔,跑向阿笠博士家。
……
五分钟后,身在西尾市的池非迟接到了毛利兰的电话。
“小兰?”
“非迟哥,我把饭煮多了,柯南又跑到阿笠博士家打电玩去了,如果你一个人还没吃的话,要不要过来跟我们一起吃?”
“不用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毛利兰想了想,还是没说遇到赤井秀一、想起池非迟那段话的事。
等非迟哥回来,想起的时候再吐槽一下也行啊,什么叫女人就是喜欢哭?
“那好吧,那我去做菜了,改天再聊。”
“改天聊。”
电话挂断。
“你老师家的女儿?”琴酒问道。
“嗯,问我要不要过去吃饭。”
池非迟戴上手套,下车,去取放在车后座的箱子。
他不可能赶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去,也不方便说自己离开东京了,不然被追问去哪儿、做什么之类的又要找借口。
琴酒也下了车,看向对面街的一排饭店、小吃店,“想吃什么?”
池非迟也抬眼看了看对面街,“鸡是人类最好吃的朋友。”
琴酒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往对面街走,“鸡没你这样的朋友。”
池非迟顶着拉克易容脸,拎着箱子进了旁边的商城。
算了,不杠了。
他得赶紧把钱放进商城储物柜,还得把钥匙送到另一个地方,再将钥匙、钱的位置发给负责取钱的邮件地址,再之后还要跑到名古屋去,等琴酒存琴酒要送的钱……
早完成,早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