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w2is超棒的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-319,野地情人謀殺案:第十二章 瞄準(1相伴-snr6v

邊謀愛邊偵探
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
半晌,尼采的幽灵从灌木丛里出来了,怀里抱着驴子。驴子脸上帖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“尼采的幽灵”五个绿色大字。
尼采的幽灵走近林静笃,说道:“这头驴子在那买的?虽然做工精细,但用的材料有些劣质,设计也毫无想象力。”
林静笃抢过驴子,说道:“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?快告诉我,你像不像它?”
尼采的幽灵拿过驴子,翻来覆去地看了看,说道:“——驴子很可爱。至于我像不像它,这个不好说。”
“你刚才不是想变成四脚动物吗?”林静笃又拿过驴子,说道,“你在我心目中,就是一头驴子。真的,你就像一头穿着衣服的驴子……
尼采的幽灵疑惑地问:“我在你心中为什么会像一头驴呢?”
林静笃努了努嘴道:“驴子是世界上最愚蠢、最笨拙的家伙,你不知道吗?”
尼采的幽灵皱眉道:“知道……你的意思是我是一头蠢驴?”
陪你们走过的那些年
林静笃沉默着,神情怪异地看着他,双目充满温情。
尼采的幽灵道:“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怪怪的。”
“我知道你爱我,为什么不说出来呢?”林静笃噘着小嘴道,“除了讲你朋友的杀人故事外,好像我们就没有别的可以交流了。”
尼采的幽灵拿过驴子,摘下字条,拍了拍她的肩膀,虔诚道:“谢谢你的驴子。我承认我不会表达爱!”
林静笃闪烁着调皮的眸子道:“——你承认你是驴子了?”
尼采的幽灵抬头望了一眼蓝天上的白云,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我是一头驴,为什么不自己体验我对你炽热的爱呢?而是生气地扭头就跑,还扇我的耳光。”
林静笃伫立一处,不答话,好象陷入了沉思。
尼采的幽灵望着她道:“其实你体验到了!不然今天你不会送驴子给我,讨我开心。”
林静笃目不转睛地望着他,情意绵绵。
尼采的幽灵上前搂住她,轻声道:“我是爱你的,以后不要使性子,一生气就跑的不见了踪影。还不来见我,让我望眼欲穿。”
林静笃扑在他怀里,柔声道:“不要说话,抱着我……我想现在好好体验一下你的爱有多炽热!”
他们静静地抱在一起,像雕塑。
尽管“雕塑”隐蔽在灌木丛里,还是被远处高地上狙==击==枪上的瞄准镜搜索到了,‘雕塑’的影像放大到吴藻的视网膜上。那是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,锐利的像刀,寒光闪闪。
瞄准镜和枪口像老鹰的头一样,随着它窥探到的猎物移动着……
尼采的幽灵一手抱着驴子,一手牵着林静笃出了灌木丛,穿过一片小树林,进了峡口,来到他们时常约会的榛子树下,依偎地坐着……
因树林的抵挡,拿狙==击==枪上的瞄准镜偷窥他们的人,不能看清他们的行踪,不得不隐藏到峡口对面百米处的石头后面,像狼一样,窥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林静笃的头埋在尼采的幽灵的怀里,闭着眼睛,久久地没有说话……似要永久地安息在恋人的怀抱里。
尼采的幽灵摆弄着布做的驴子,直到毫无兴趣,放到一边,拨弄着林静笃的头发问:“你在想什么?”
林静笃闭着双眼,说道:“——我想知道,贝蒂杀了厄秀娜后,又认识了一个什么样新欢,然后又怎样残忍地杀了她?”
尼采的幽灵沉声道:“看来,我朋友的杀人故事比我对你更有吸引力!”
林静笃挣脱他的怀抱,瞪大眼睛道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?我看你半天不说话,找个话题解解闷嘛!你只有讲你朋友的故事时,你才滔滔不绝,其它时候你好像并不想多说话。”
尼采的幽灵枕着驴子躺下,双手抱着后脑勺,专注地凝视着蔚蓝的天空,几团白云漂移着,像蓝汪汪的水面上浮着白色的冰块,美不胜收。
林静笃按了按他的鼻尖,说道:“不要总这么深沉……我想听你讲故事,我觉得太闷了。”
尼采的幽灵道:“其实我们除了讲故事外,还有很多事可以干的。”
林静笃问:“比如呢?”
“这里反正没有人来,我们去湖里游泳,”尼采的幽灵坐起来,兴奋道,“你看湖水清澈的像被雨水洗过的天空一样干净,我们跳进去,肯定会很舒服。”
林静笃欣然答应。
林静笃脱了外衣,钻进水里,头发凌乱地披散着,看起来像仙境中的仙女。
尼采的幽灵麻利地脱了自己的衣服,露出古铜色的皮肤,结实迷人,不甘落后地跳进水里。他们像两条鱼一样,轻松自如地在水里游着……
吴藻万万没想到,他们会脱了衣服跳进了水里,真是不可思议,他们总会做出令人意外的事来!
青山绿水,空气怡人,这对陷入了爱情中的男女,忘记了山外正在发生的任何事,包括他们自己的过去,将来也与他们无关。他们只要享受现在……他们欢畅地游着,嬉戏着。
翠绿的山间回荡着他们清脆的欢笑声,如笛声一样悠扬动听,却令吴藻如坐针毡,拿着狙==击==枪的手如筛糠似地在抖。所以……他们把头探出水面热烈亲吻的场景,他没有看得十分清楚。
吴藻把狙==击==枪放到一边,痛苦地缓和了一下心神,打算离开,却又不舍。他抑制住内心的激荡,再次举起狙==击==枪,通过瞄准镜——他要看穿他们。最好他的目光能像恶毒的暗器一样,杀死他们。
吴藻看他们在水里越来越放肆,他浑身麻木,面色铁青,似铩羽之鸟,手颤抖地拿起狙==击==枪,低一脚矮一脚地离开了。
他年轻时,是一个出色的狙击手,收藏一把狙==击==枪理所当然,像一个画家一样,若不爱好收藏画笔,简直称不上画家。
当然,吴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拿出多年没有使用的狙==击==枪,跑到这深山老林来,瞄准一个女人。
难道他真的要开枪打死她吗?